文旅产业网飘香天涯频道

全国7家酒企营收破百亿

          又到了白酒企业晒家底的时候。作为具有社交属性、文化属性,又关乎民生的大消费、大流通产业,中国白酒产业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代表着一种新的风向。
        截至4月30日中午,中国19家代表性白酒上市公司年报已悉数披露完毕。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泸州老窖、顺鑫农业、山西汾酒、古井贡酒7家企业营收超百亿元,今世缘、口子窖、老白干酒、水井坊等12家酒企营收达到30亿元以上。其中,贵州茅台营收、净利润、毛利率、市值等均位居全行业第一。
       7家酒企营收破百亿
       5家企业净利润超30亿元
       对白酒行业而言,2020年春天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儿。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加之白酒行业进入调整期,整个白酒行业都受到影响。但以贵州茅台、酒鬼酒、山西汾酒、五粮液等为首的白酒企业,业绩依然实现了正向增长,充分体现出了白酒行业强大的抗压性、生命力和恢复力。
       在19家酒企或涉酒企业中,17家企业营收10亿元以上。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泸州老窖、顺鑫农业、山西汾酒、古井贡酒7家酒企营收百亿元以上。尤其是贵州茅台,营业收入949亿元,位居白酒行业营收第一名。五粮液、洋河股份位居第二、第三,营收分别为573亿元、211亿元。
        除了7家百亿元以上酒企,今世缘、口子窖、迎驾贡酒、老白干酒、水井坊等营收均在30亿元以上。
        不过,尽管一些酒企营收规模较大,但与2019年相比仍大幅下降。洋河股份营收211亿元,同比下滑8.76%;水井坊营收30亿元,同比下降15%;口子窖营收40亿元,同比下降14%。
       19家酒企中,青青稞酒去年营收7.6亿元,同比下降39%,系营收下降幅度最大的酒企;其次为伊力特,去年营收18亿元,同比下降21.7%。
        净利润方面,贵州茅台以466.97亿元的净利润位居第一名。五粮液、洋河股份盈利199.55亿元、74.77亿元,分别位居第二名和第三名。其中,茅台酒销售毛利率高达93.99%,水井坊的毛利率为84.19%。
       19家酒企中青青稞酒亏损1.15亿元,系唯一亏损企业,其余18家企业均实现盈利。水井坊、老白干酒、伊力特等8家酒企净利润大幅下滑,最高下滑418.66%。
        酒类营销专家蔡学飞在接受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采访时表示,2020年,受疫情的影响,大部分白酒销量受到影响,部分酒企之所以出现营收、净利润双增长现象,主要原因是这类白酒品牌具有较强的金融属性。
        “白酒一旦有了金融属性,就摆脱了单一依靠消费支撑的局面。无论屯在经销商手中,还是在消费者家里,都具备增值功能。”蔡学飞说。
        低端白酒市场萎缩
        多家酒企发力中高端市场
        对比19家酒企2020年财务报表,从事高端产品酒企的净利润,比中低端产品的利润普遍要高。
        以顺鑫农业为例,该公司去年营收155亿元,净利润却仅有4.2亿元,是7家营收破百亿企业中净利润最低的企业。
        在顺鑫农业的业务板块中,2020年白酒业务实现销售收入101.85亿元,占总营收的65.66%,同比减少1.01%。其核心的产品是售价<10元/500ML的低档酒,占到其白酒销售收入的75%以上,这也是顺鑫农业白酒板块收入高、利润底的原因所在。
        与顺鑫农业现象类似的还有金徽酒、口子窖。
        金徽酒高档产品营业收入较2019年增长29.08%,毛利率为70.37%;中档产品较2019年下降10.48%,毛利率为56.5%;低档产品营收较2019年下降31.3%,毛利率为17.42%。其中低端产品营收下降,毛利率降低。
        根据口子窖2020年年报,其高档白酒业务营收38.38亿元,同比减少13.23%;中档白酒业务营收5108.63万元,同比减少47.60%;低档白酒业务营收7353.58万元,同比减少24.30%。
        面对压力,许多酒企对其低端产品多次提价,并加快产品结构调整。比如,顺鑫农业去年以来两次提价。此外,加快“珍牛”“中国牛”“魁盛号”等多个中高端系列产品的推广。
        蔡学飞表示,近几年来,低端白酒市场逐渐在萎缩,主要原因是消费升级。
       “前几年,低端酒主要面向60后市场,而现在60后逐渐老去;70后、80后都讲究健康饮酒,倡导喝少、喝好理念。从消费升级的角度讲,低价酒要么通过提价来实现产品升级,要么逐渐退出市场。”蔡学飞说。
        蔡学飞认为,从长远来看,白酒行业消费升级趋势不变,白酒行业向品牌集中、头部集中和产区集中的趋势正在显现。未来的白酒竞争格局,极有可能是几家寡头的竞争。
        白酒行业并购加速
        酱酒、名酒被资本看好
        白酒本是一个涉及民生的消费品行业,但由于高利润、重复消费等标签,近年来成了资本关注的香饽饽。最典型的是去年以来众多机构抱团重仓白酒行业,使得白酒股票大幅上涨。
        在一级市场上,并购的事件越来越多,许多酒企重组之后,不仅自身命运得到改变,而且还带动并购企业的快速发展。
        2020年的最后一天,上海复星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豫园股份,经过27轮竞拍,最终以45.3亿元的价格竞得舍得集团70%股权,郭广昌成为舍得酒业的实际控制人。消息传出后,豫园股份直线封顶,复星系其他上市公司也均直线拉升。
        而在此之前,复星集团已成功实控了甘肃一家白酒上市公司金徽酒,目前其持股金徽酒38%的股份,是实际控制人。
        去年,ST维维以4.62亿元的对价转让所持有的枝江酒业71%的股份,受让方为江苏综艺。转让后,ST维维不再持有枝江酒业股份。
        对于资本布局白酒领域,ST维维2006年就已开始尝试。当年11月份,ST维维以80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江苏双沟酒业38.27%的股权,成为双沟酒业第一大股东。2008年3月份,ST维维再次增资双沟酒业,持有股份增加至40.59%。2009年,ST维维将双沟酒业股权出售,获得2.1亿元的净收益。
        之后ST维维又先后收购了枝江酒业、贵州醇酒厂。因贵州醇连年亏损,2019年7月17日,ST维维将贵州醇出售给江苏综艺集团。
        除此之外,2020年11月,山西汾酒发布公告称,拟支付现金收购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所持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酒业发展区股份有限公司51%股权。同年12月30日,古井贡酒发布公告称,拟2亿元收购安徽明光酒业60%股权。近日,传言修正药业旗下修正酒业正在与茅台镇部分酒企洽谈收购事宜。
       业内资深人士表示,近两年白酒并购现象频发,许多白酒企业谋求被资本并购,或者找到可以依靠的大树,通过并购重组方式实现价值最大化,背后反映出的是白酒行业日趋激烈的竞争现实。行业快速发展,中小型酒企生存之路将越来越艰难。 
       在蔡学飞看来,资本收购的酒企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酱酒,一种是名酒。要么具有稀缺性,要么具有很强的品牌价值和文化属性。“大部分中小型白酒企业,不具备被收购的价值,还需要依靠自身来决定未来命运。”